全國服務熱線:

0757-83160730

0757-83160732

行業新聞

中國鋼鐵行業混合所有制改革

2018-06-01

中國鋼鐵股眼下正在股市里逆天大漲,但是,掀開這層"面子",回到混合所有制改革這個議題上,中國鋼鐵行業問題重重的"里子"依然擺在那里,于是民營企業仍舊冷對。
   頂著全球產量"第一大戶"的中國鋼鐵,究竟是怎么了?讓搞了60年鋼鐵的原冶金工業部副部長、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名譽會長吳溪淳直呼:"現在搞普通鋼鐵投資,那純粹是自投羅網、自尋死路。"這是吳溪淳在12月13日召開的"聚焦混合所有制——民營與國有鋼鐵企業改革發展論壇"發出的聲音。
   中國鋼鐵業,產能過剩、產業集中度低、產品附加值低、打價格戰等種種問題,已經被炒了無數年。在上述論壇中,澎湃新聞發現,啟動國有企業改革,已成為業內人士眼中解決中國鋼鐵業頑疾的唯一之道。
可惜的是,時過境遷,對民營鋼企來說,國有鋼企的魅力并沒有那么大了。即使國有鋼企"敞開懷抱、擁抱民企",撲空的概率也不是沒有。
    中國第一大民營鋼企沙鋼就站了出來,想跟國有鋼企來談談條件。沙鋼集團股東委員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李新仁在上述論壇中表示,"參與國有企業的混改,我們有這個期望,但是第一個要求就是國有企業的體制、機制市場化改革,如果這個體制、機制不到位,那么我們參與改革的期望也就沒有"。
    國有企業僵化、低效的體制機制,并不是民營鋼企參與混合所有制改革積極性不高的唯一因素,參與改革后的"地位"也讓民營鋼企擔憂。
    李新仁坦言,"民營企業去參與國有企業,從話語權來說,我主張,對一些具有競爭性的國有企業,我們要么不參與,要參與就是做最大股東"。李新仁對喪失話語權的擔憂,并不是單純從"誰來主導"來考慮。他解釋,"國有企業用遠低于成本價來向社會拋售鋼材,這是引起國有資產的流失,如果我們參與進去沒有話語權,那不是我的資金也流失了嗎?它(國有企業)損失的是國家資產,它的董事長、總經理卻沒有損失"。
    如此看來,國有鋼企想在這輪國有企業改革中避免"冷遇",還得多拿出點誠意,率先對自身問題"開開刀"或許是個好辦法。
"國有鋼企資產負債率高,不解決這個問題,你靠什么扭虧為盈?"吳溪淳講話中,國有鋼企資產質量的優化是首要問題。2013年,中鋼協會員企業(不含寶鋼、日照、海鑫)平均資產負債率高達72.28%。吳溪淳介紹,"資產負債率大于103%的,現在還照樣在干活,它都資不抵債了銀行照樣貸款給它"。遭吳溪淳痛批的正是國有鋼企,"民營企業誰貸給你?只有國有企業還照樣貸,因為它能夠找到一個擔保戶"。
    "不賺錢照樣生產、一味追求規模"的時代是時候該結束了,國有鋼企到了該果斷"甩包袱"的時刻。這一點,曾經的國有"小三線"企業、現在的大型民營鋼企——石橫特鋼,或許值得很多國有鋼企學習。石橫特鋼董事長張武宗表示,"2005年6-8月份,三個月虧損8000萬元"。這個導火索使得石橫特鋼決定,"虧損產品一律停產"。2008年至今,5年來,按產量排序石橫特鋼居行業第60位后,利潤排序列10位以內,噸鋼利潤更是居前三。
     另外,值得注意的是,不僅民營鋼企對鋼鐵行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"有條件",國有鋼企對自己的大老板——國資委,也并不是言聽計從。寶鋼集團一位研究政策的內部人士向澎湃新聞透露,"目前部委擬的方案,基礎做得并不好,我們寶鋼自己是有想法的"。該內部人士所說的"基礎做得并不好",其中一方面指的是各利益方還是"以各自利益為重"。(來源:澎湃新聞網)

上一條:鋼貿商要提前謀劃“走出去” 下一條:中東鋼鐵業機遇與挑戰并存

版權所有: 佛山市創豐益金屬有限公司    備案號:粵ICP備18157850號    技術支持:網盛科技

免费人做人爱视频